萌芽♥混沌★

關於部落格
       天地是混淆黑暗的,無形充斥著這未開化的空間。                 
    
 愛情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!

    漫畫更新訊息請至 → 網誌看。>.﹏.<。 
  • 78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任性by黑羽滄

鏡頭同人任性 by:黑羽滄

和那個叫麻見的霸道又壞心的男人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。之前和麻見的那種迂回關係,不知什麼時候或是被誰定義成戀人的關係了。其實本質上和原來沒什麼差別,兩人還是各自有自己的生活,見面的時候也不多。最多就是在見面的時候不單單只是做愛,還會聊天了而已。

對於這樣的生活基本上高羽秋仁還是很滿意的,因為他明白他們兩個完完全全是兩種人,如果住在一起,不只是麻見,連他自己都會覺得傷腦筋。

但是……但是話雖如此,既然被稱為戀人的話還是希望他有時候能多關心自己一下,他們在一起那麼久,就連約會好像都沒有過。

高羽秋仁躺在床上,沒有空做的日子裡不知道該幹些什麼,躺著躺著就想到了麻見。秋仁微微的皺起眉。

他知道麻見不是那種浪漫的男人,或許說他是那種和浪漫完全不沾邊的人,但今年才二十三歲又從未談過戀愛的秋人,是很渴望有浪漫的愛情的。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擁有那種小巧可愛的戀人了,但起碼,在其他方面還是要滿足自己一下吧。

想到這的高羽秋仁,將頭狠狠地砸向枕頭,已警示自己不要再任性了。

可是,即使不想任性,還是會在不知不覺中有著不滿的情緒啊。

那……算了!乾脆就任性一天好了!

拿起一直猶豫要不要用的電話,秋仁熟練的撥通麻見的電話。

聽著電話裡“嘟嘟”的聲音,秋人頓時覺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了。

他用手握緊了電話,等待著麻見的聲音。

“喂。”聽到中年男人渾厚的聲音,秋仁突然覺得很安心。

“喂,是我。”

秋仁小心翼翼地說。

他不知道現在麻見在什麼樣的場合,不過依然能接聽電話,就代表今天是不危險的一天吧。

“有什麼事嗎?”聽不出絲毫變化的聲音讓秋人頓時泄了氣。

他突然覺得不該給麻見打這個電話。不過既然已經打了,他只好硬著頭皮說:“今…今天有空嗎?”

剛剛問完,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輕笑的聲音,然後輕笑的主人說:“怎麼?想我了?”

他和麻見的相處模式還是這樣,挑釁的語句無時無刻都會出現在對話中。

不過即使麻見每次都用這一套,秋人還是每次都往下跳。

他提高音量說:“怎…怎麼可能!我只是…只是……”其實是想他了,不過他是絕對不會在麻見面前示弱的。

“只是什麼?”對方的聲音有著微妙的上揚,不過還莫名其妙的生著氣的秋仁並沒聽出來。


另外,秋仁真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說實話吧,有些沒面子;不說實話吧,他有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沒有勇氣再和麻見提起此事了。

沒有勇氣?等等!他可不是沒有勇氣的人!

“只是想和你單獨相處一天。”被“沒有勇氣”這四個字沖昏了頭腦,秋仁想都沒想就沖出口了。

“哦,為什麼呢?”

可能是因為自己以前從未提出過類似的要求,戀人似乎是不明白原因。

“因為,我…我們是戀人嘛。”

秋仁說出來的明明是事實,但說的時候還是會感覺到莫名的緊張。

“戀人嗎?”聽到對方類似自言自語的回答,秋人感到不滿。

難道麻見不認為他們倆是戀人嗎?

還沒等秋仁質問,麻見就回答道:“我十分鐘以後到。”

沒等秋仁再說什麼,麻見掛了電話。

舉著電話的秋仁感覺不可思議,他沒想到麻見真得會答應他任性的要求,沒想到他真得會來。

慌忙下床去了洗手間,剛洗漱完畢門鈴就響了起來。

打開門,日思夜想的男人就在眼前。

不顧形象興奮得撲到對方身上,對方當然求之不得,把這當作邀請一般,吻了秋人。

被吻的意亂情迷的秋仁,根本就沒心思注意其他的事物。等到他清醒過來,自己已經在十分鐘前還躺在上面的床上了。而自己還沒來得及脫下一睡衣,有一半已經不在自己身上了。

想到今天不是想要做愛才找麻見來的秋仁,連忙推開了麻見。

搞不懂原因的麻見微皺著眉,看著秋仁。

“今天不要做愛,去約會怎麼樣?”秋仁連忙解釋。

像是聽到了外星人的語言,麻見一瞬間愣住了。搞明白所謂約會的意思後的麻見,難得表現出有些鬱悶的表情。

看著這一幕發生的秋仁,卻像偷了腥的小貓一下賊賊的笑了。

沒想到麻見居然也會有鬱悶的一天啊,而且還是為了這種事情。

低著頭笑夠了的秋仁,抬起頭時發現麻見鬱悶的表情已經消失,正在盯著他。

“走吧。”麻見說。

“去哪?”被他這麼一說,秋仁反而不明白了。

麻見反問:“不是去約會嗎?”

秋仁真不敢相信他一天之中居然會看到兩次奇跡,讓他不禁懷疑是不是今天麻見發燒了。不過他最終還是沒摸麻見的頭確認就是了。

換好衣服坐在麻見的車裡,秋人突然想到一個問題,就問旁邊的麻見:“麻見,你為什麼同意去約會啊?”

麻見一瞬間似乎露出了柔和的表情,將煙從嘴中拿出來,道:“因為我們是戀人。”

說完,麻見發動了車子,專心開車。

聽到這句話的秋仁,心中突然湧出了一股不可思議的暖流。

他的臉頰微紅,看向車窗外,手卻輕輕放在了麻見的手上。

感覺到小巧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上,麻見露出了難以發現的微笑。

EN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