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芽♥混沌★

關於部落格
       天地是混淆黑暗的,無形充斥著這未開化的空間。                 
    
 愛情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!

    漫畫更新訊息請至 → 網誌看。>.﹏.<。 
  • 78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幸福生活之ㄧ

 

  鐺鐺鐺!!教堂的鐘聲一遍又一遍的響起,為教堂裡面的新婚夫婦見證著他們愛情的締約,也祝福著這對新人能夠白頭到老。教堂裡的新人是一對年輕的華人夫婦。新郎身材高挑,有著俊美的外表,在西裝的襯托下,專屬於王者的霸氣表露無遺。新娘也同樣有著出色的外表,新娘的容貌更加美麗,讓人的眼睛無法移開。兩人都同穿著純白的西裝,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。

  在座的所有親友,無不為這對新人祝福。他們是經歷了很多的波折和磨難才有今天的幸福,所以,他們兩人都格外的珍惜。

  為他們主持婚禮的是著名的Mr.johnson ,這是一位在同志界享負盛名的牧師。他不單只説明同志證婚,還致力於同志婚姻的合法化。

  在牧師一連串的誓言後,Mr.johnson揚著慈祥的微笑,用最磁性的聲音問道:“鬼堂院先生,你是否願意娶冰見先生為妻,無論富貴,貧窮,疾病……”

  “我願意!”

  “冰見先生,你是否願意……”

  “我願意!”還沒有等牧師把話說完,冰見馬上答話。可能是因為緊張,才沒有等得及牧師的話。可是,一旁的鬼堂院卻不給面子的大笑起來。

  “你笑什麼啊!你再笑,我就不嫁你!”冰見嘟起嘴,賭氣的說。

  “你都在神的面前見證了,你不嫁我嫁誰?”鬼堂院聳聳肩,趁冰見還沒來得及反駁,馬上印下約誓之吻。當然,這個吻可不是普通的吻哦!是足足長達五分鐘的混合式熱吻,看得在座的親友呵欠連連。

  “麻見,你帶我來看人家婚禮幹嘛?”坐在最後席位上的秋仁,睜著一雙困惑的眼睛問。反正又不是他們想結婚,來這裡觀禮都不知道為什麼。

  “秋仁,冰見結婚,你不想來嗎?”麻見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,看在眼裡的秋仁當然不會相信只是來看冰見結婚那麼簡單。雖說冰見的婚禮,作為好友的自己是要參加,可是,總覺得麻見好像有什麼企圖,大意不得!就像剛才在飛機上,他還不是照來不誤,唉~現在腰還酸酸的!麻見真不是人!

  “秋仁,他們出去了,我們也跟著吧!”麻見拉起秋仁的手,徑直向外面走去。

  教堂的外面,在新娘的周圍早就裡一層,外一層地被眾女人包圍著,她們都在等待著象徵結婚的花球。

  “哈~不就是拋花球而已,幹嘛那麼緊張。”秋仁打了個哈欠,揉揉快要閉上的眼睛,看向一旁的麻見。

  “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 “啊?你說什麼?我聽不到。”一群女人的尖叫聲掩去了麻見的聲音,所以,對於剛才的話,秋仁並未聽見。

  “來了!”

  “什麼?”秋仁看著迎面而來的花球,手不自覺地伸了出去,接住了所有女人都夢寐以求的花球。秋仁呆呆地看著面前的花球,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,讓旁邊一眾因為接不到花球而沮喪的女人興奮地大叫起來。

  “好可愛!日本的男孩子都是這樣的嗎?”

  ……(一下自動省略,免得被某人PIA飛!!)

  “秋仁,好好珍惜他哦!!”拋花球的冰見揚著幸福的微笑說,但隨即就被親親老公給劫走度蜜月去了。

  “好好珍惜!”麻見也意味深遠地說了一句,拖著像個傻子似的秋仁離開現場了。

 

 

  拉斯維加斯賭場外

  拉斯維加斯的夜晚,就像他的名字不夜城一樣,是讓人容易產生錯覺。秋仁單獨一個人站在賭場外面,抬頭看著那亮的過火的燈光,心中不得不讚歎賭場的魅力。秋仁站在門口已經要半個鐘了,可是,要不要進去,秋仁心中也沒譜。

  “嗨!帥哥,要不要進去啊?”身後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男子拍了拍秋仁的肩膀說。

  秋仁回過頭,一臉困惑。這個人是怎麼了?自己又不認識他,幹嘛來搭訕啊?還說那些鬼雞腸,大爺我聽不懂!切~不理你!秋仁把視線拉過來,繼續注視那門上的燈光。

  美人啊!男人驚豔于秋仁的美貌。眼裡發散著獵人的光芒。

  “美人,要不要和我一起?”男人繼續找秋仁搭話,還擺出自以為是最帥的POSE!

  剛才的話秋仁終於聽懂了。原來這個男人是要自己和他進去賭場啊!切~還擺什麼爛POSE,麻見比你帥的多好不好!(這是某人威脅偶一定要寫的一句話,秋仁,不要怪偶!)秋仁甩了甩頭,示意他遠離自己,免得他污染自己身邊的空氣。

  “美人……”來人還想繼續勸說秋仁和他一起,但是,旁邊的保鏢突然上前,示意他的老闆有事要報告。

  男人點點頭,那個保鏢馬上上前,在男人的耳邊說了些話。

  “呵呵,麻見先生來了,我馬上就進去。”男人的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。

  咦?麻見?我沒有聽錯吧,這個死老外居然認識麻見?我說啊麻見,你認識人的眼光很有問題。

  “喂,你認識麻見?”秋仁口氣不好的說。一張美麗的臉黯然散發著不滿的氣息。

  “YES!你也認識麻見先生嗎?”

  秋仁點點頭。

  “呵呵,麻見先生現在在賭場裡面,你要和我一起進去嗎?”老外熱情地邀約,完全無視秋仁額上爆現的十字架。

  哼,麻見,居然敢騙我,要死啦你!!(請想像秋仁兇狠的臉!)

  “好,我跟你一起去!”麻見,你死定了!

 

鏡頭重播

話說剛才在酒店裡

  “秋仁~”麻見衣著整齊地坐在床上,悠閒地喝著紅酒。

  “來了~”剛出浴室出來的秋仁,頭髮上滴著未幹的水珠,白色的浴袍包裹著秋仁完美的身段,浴袍下擺下是一雙誘人犯罪的美腿。秋仁用毛巾擦著自己的頭,悠閒地走到床邊。

  “你還要出去?”看著那過分整齊的西裝,秋仁不滿地嘟嘟嘴。哼,原來過來參加冰見的婚禮是藉口,來工作才是真的。原本還想叫他帶我去賭場,現在啊,想都不用想了!哼,無情的人!(某只被某人PIA飛~~)

  “嗯!待會還有點事要處理,秋仁,你乖乖留在酒店裡!”麻見伸手拉過秋仁,在秋仁水嫩的臉上親了一個。

  “切~”你可以自己出去,卻叫我留在酒店,你想我高羽秋仁會答應你嗎?嘻嘻,等你出去以後,我再一個人偷偷溜出去,呵呵!真是聰明啊!

  “秋仁,別偷溜!被我發現的話,那你準備三天都不要下床了。”麻見用雙手抱著秋仁,一個熱情的吻落下,靈巧的舌尖帶動著秋仁起舞,溫熱的觸感讓秋仁沉浸其中。

  “乖乖等我!”

  秋仁看著消失在門的另一邊的背影,不爽地抱著抱枕坐在床上。剛才的警告還真具打擊性啊!三天啊,那是怎麼個恐怖法!絕對無法忍受的。可是,來到拉斯維加斯,不去賭場看看,又說不過去。要是回去別人問到,自己還不糗大!不行不行,面子緊要!(難道身體不緊要?)只要在麻見回來之前回到酒店就OK囉!v(^0^)v!

重播完畢~~

 

  秋仁就這樣跟著那個老外走進了賭場,完全忽視了剛才在酒店時麻見“懇切的忠告”!

  喔~~原來賭場就是這樣的。秋仁一踏進賭場,就完全被裡面的氣氛所吸引。那簡直就是賭徒的世界嘛!每桌前都塞滿了人,人們的叫喊聲比打樁機打樁還要大聲,秋仁不得不掩著耳朵,免得自己變聾子。

  “美人,你要去見麻見先生嗎?”帶頭的老外回過頭來問,臉上掛著帥帥(自以為)的笑容。

  “是的。”

  “那這邊請吧,麻見先生正在房間裡。”

 

 

  秋仁被帶著走到一個包廂前面,老外為秋仁打開了門,映入秋仁眼裡的是滿桌子的籌碼,一張肥肥的充滿笑意的臉,當然,還有麻見那一副胸有成竹的臉囉!秋仁看著麻見玩的這麼愉快,心中那股不平的怒火正急速上升中,並伴有隨時迸發的可能。

  “麻見先生!”老外必恭必敬的向麻見鞠了鞠躬,然後才領著秋仁入座。

  “你怎麼來了?”麻見依舊看著桌子上的牌,不過,聲音裡隱藏著不滿。

  “哼,你自己來都不帶我,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來?”秋仁看向窗外的夜景,心中很不是滋味,口氣也變得“怨婦”起來。

  “那你做好心理準備了?”麻見攤看手中的牌,顯然,他贏了。

  “什麼都沒做好!”秋仁仍然口氣不好。現在連秋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發什麼脾氣。表面上說來,是因為麻見扔下他自己來賭場,還騙自己出來處理事情。實質上……那個……好像是因為自己在麻見心裡……呃……那個分量好像比工作還來得輕。無奈!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愛吃醋,還是這種莫名其妙的醋。秋仁歎了口氣~

  “既然你都來了,來賭一把吧!”麻見揚了揚手中地牌,奸笑(?)著向秋仁下戰貼。

  “你又有什麼企圖?”上了那麼多次當,今天可不會那麼笨!

  “沒有什麼。你不是說我不帶你來嗎?現在我陪你玩,你不敢嗎?”明顯的激將法,不過屢試不爽!麻見在心中暗暗偷笑。

  “不敢?我高羽秋仁的字典裡面沒有‘不敢’兩個字。”(秋仁~~還說你不會上當~~T-T!!!)

  “那就來吧!”

  “好!”秋仁坐到了麻見的對面,長桌子的兩頭都充滿著殺氣,令在場那些神經百戰的人都有點怕怕,甚至還看到一條龍和一隻虎在兩方的上空出現的幻象。

  “一局定勝負!輸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一件事!我們賭SHOW HANDS!”

  “好!”(我說秋仁,你會不會賭啊??-?)

  “派牌!”

 

  10分鐘後~(呼~~~幾片樹葉飄落~)

  秋仁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面前的牌。明明自己都已經是A一對,K一對了,為什麼麻見他還是贏了??嗚嗚嗚~~我不要啊!!!

  秋仁,想和我賭,你還是太嫩了!麻見點了根煙,悠閒地看著面前的人。自己的牌是同花順,至於為什麼能拿到這種牌,呵呵,大家當然很清楚!!

  “秋仁,願賭服輸!來,簽了他!”麻見從身後接過一份東西,把他交給了對面哭喪著臉的秋仁。

  啊?該不會是賣身契吧?還是……秋仁腦中不斷浮現出各種各樣恐怖的事情,臉上則呈現著不同的表情,豐富得讓在場的人通通轉過頭去猛地忍著狂笑的衝動。

  “秋仁~”

  “好啦好啦,我簽就是了。”秋仁不情不願地接過檔,定晴一看,居然是一張結婚書。不會吧!秋仁抬頭看向麻見。

  “要必要那麼驚訝嗎?”麻見稍稍地別過臉,俊逸的臉上似乎浮現出點點的紅暈。(偶暈~怎麼可能出現!*o*|||||真佩服自己居然寫得出來~啊~救命啊!!!)

  “沒有!”秋仁笑笑地收回視線,滿心歡喜地在檔上簽下自己的大名。

  麻見滿意地收回檔,吩咐手下送到辦事處,自己則拉著秋仁回到酒店。

 

 

酒店房間內

  “喂喂,麻見,你在幹什麼?哇!不要脫我衣服!”秋仁拼命地拉著自己的衣服,可是,麻見一手就把秋仁的雙手押在他自己的頭頂上。

  “秋仁,我剛剛不是問你有了心理準備嗎?你應該知道的。”麻見拉近了自己和秋仁的距離,溫熱的氣息襲擊著秋仁。臉紅的秋仁別過臉,小嘴張張合合,不知在說什麼。(肯定是麻見的壞話!某只被槍殺了!||||-_-||||)

   麻見俐落地把秋仁的衣服剝個乾淨,另一隻空閒的大手開始襲擊秋仁的身體。

  “啊——”一聲尖叫,滑破長空,一顆新星隕落了!(默哀三分鐘!)

  以下兒童不宜,謝幕!(閃啊!!!!)

NE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