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芽♥混沌★

關於部落格
       天地是混淆黑暗的,無形充斥著這未開化的空間。                 
    
 愛情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!

    漫畫更新訊息請至 → 網誌看。>.﹏.<。 
  • 78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幸福生活之二

話說,兩人在拉斯維加斯結婚後,順便就到了馬爾代夫度過一個月的HONEY MONTH!在回程之前,秋仁被麻見很好很好地疼愛了五天!(蝦米?五天?秋仁的體力有夠好!◎-◎!!)然後,回到日本的兩人,開始了甜蜜的婚姻生活~~(啦啦啦啦了啦~~)BUT,麻見是個大忙人,很快他就要去“談生意”了,SO,出差前的準備工作,麻見可是每天都做呢~(辛苦你了,秋仁~~) 出差前一個晚上 麻見的豪華公寓中 “嗯~啊~”限制級的畫面正在上映中。(因為上次的事件,麻見強烈要求要我好好表達他愛秋仁的方式,SO~有了一下片斷!!) 麻見溫熱的唇正和吸吮著秋仁,秋仁雙手抱著麻見的頭,熱烈的回應著麻見。交纏的舌頭,持續點燃著秋仁體內的火焰。麻見從秋仁的唇上離開,然後吻上秋仁性感的鎖骨,一個又一個火辣辣的吻落在鎖骨間,形成一個個可愛的吻痕。 “麻見,幹……幹嘛在……在那裡……” “當然是為了表明我的所有權。我出差期間,你要乖乖地留在家裡。”富有磁性的聲音回蕩在秋仁的耳邊,更加刺激秋仁的感覺。麻見伸出舌頭,在秋仁的耳邊舔了舔,滿意的看著秋仁的欲望滲出誘人的蜜液來。 “看來,你也很想要。” “神經病!這……這樣……害我!啊!”秋仁倒吸一口氣,因為麻見已經把食指插進了後庭。 “你啊……都做了那麼多次,還那麼敏感,不過,我喜歡。”說罷,麻見又用吻封住秋仁的嘴巴。 進入體內的手指有節奏地來回進出,空出來的另一隻手,則熟練的套弄著秋仁的欲望。粗糙的大手在欲望的根部來回地運動著,帶著蠻的手指則在秋仁的頂端摩擦著,撫弄著,令秋仁更多的蜜液釋放出來。後庭的手指再增加了一根,一張一合的小穴緊緊地吸著麻見的手指。 “麻見……啊……我……”秋仁舒服得說不出完整的句子,只能靠原本掛在麻見身上的手支援著自己的身體。 “秋仁……” “今天我們來個不一樣的夜晚!”(有那次是一樣的?-_-??)麻見充滿欲望的雙眼閃過一抹計算的光芒。 麻見從旁邊的櫃子裡拿出一個直徑約4CM的小圈圈,然後快速地套在秋仁的欲望上。小圈圈的外表示光滑的質地,而內部卻是略帶粗糙的質地。小圈圈恰好套著秋仁膨脹的欲望,粗糙的地方摩擦著秋仁的欲望,一股快感只奔秋仁的腦門。 “笨……笨蛋……快……快拿開。”欲望被禁錮著令秋仁很不好受。其實早就知道麻見這個人的“興趣”很特別了,但他不是很久都沒有了嗎?今天干嘛來個該死的特別夜晚啊! “不行!”麻見馬上就回絕了要求。帶著一臉得意的笑容,麻見繼續享用面前誘人的“晚餐”。(難怪剛才吃那麼少~) 後庭內的手指由兩根增加到三根,甬道的也已經開拓得差不多了。看著粉紅色的小穴,麻見趕緊抽出手指,用自己滾燙的欲望貫穿秋仁的全身。 粗大的欲望緊緊地和秋仁的小穴結合在一起。由於異物的突然插入,小穴猛地一收縮,麻見更感覺到秋仁體內的火熱和那裡的快感。麻見開始在秋仁的體內進出,每一次都是直到深處。被擴大的小穴完全吞噬了腫脹的欲望,羞人的體液在磨合出不斷地湧出,發出媚人的聲音。 “啊~啊~”秋仁趴在床上,承受著自己上方的人的衝刺。 麻見把秋仁翻過身來,更加分開秋仁的雙腿,以便自己能夠進入得更加深入。而秋仁被麻見禁錮的欲望變得更大,濃郁的液體濕潤了兩人的腹部。 “麻見……放……放過……我!”受不了欲望的不能釋放,秋仁勉強的坐在麻見的身上,喘著氣說。 “再……等一下……” 麻見索性任著秋仁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欲望仍是有規律地上下抽插著。 律動的幅度越來越大,進出的速度也越來越快,顯然,麻見也快到極限。麻見一手抱著秋仁的纖腰,一手伸出去,慢慢地解開那個小圈圈。頓時被釋放的感覺,以及後庭傳來的快感,馬上淹沒了秋仁的理智。只見秋仁瘋狂地扭動著自己的腰肢,迎合著麻見的每一次撞擊。 “啊~”濃濁的液體噴灑在白色的床單上,高潮過後,秋仁無力地癱倒在麻見的懷裡。 麻見抱著累壞的秋仁,一種發自內心的笑容顯現在臉上。 啊啊~~真是個美麗的晚上啊 第二天早晨 秋仁睜開惺忪的睡眼,轉過頭看看身邊的位置,空空如也! 果然,那個傢伙一定趁自己還沒有睡醒的時候就走了!唉~秋仁用力地撐起自己的身體,昨晚被麻見那樣的索求,身體真的有點吃不消啊,等會還要去浴室洗澡,唉~秋仁無力地垂下頭。 消沉不到一刻鐘,秋仁馬上就復活過來了!因為,哈哈,麻見要到瑞士去出差兩個禮拜!!呵呵,那就代表自己可以有兩個禮拜的時間休息,太好了!肯定是因為上帝不滿我被麻見虐待,特意安排的,神啊,我太愛你了!秋仁一臉感謝地看著天花板,陷入自我的陶醉當中。 出差中~~ 出差的第一天晚上 叮鈴鈴鈴~~急速的電話聲傳來,剛踏進房門的秋仁馬上跑到電話旁邊,拿起電話,那邊就傳來熟悉的聲音。 “秋仁,怎麼這麼就才接?” “沒有,剛才在浴室洗澡。”秋仁放下書包,隨便編了個謊話。要是讓麻見知道自己偷偷跑出去拍照,肯定被罵得很慘。 “是嗎,沒有出去拍照嗎?” “沒有!”怎麼這你也知道啊?難道他有天眼通?秋仁抬起頭,四周的環視著會不會有麻見的眼睛在。(有才恐怖!) “那今天有沒有人騷擾你?” “沒有!”不過,今天小陶有從香港打過電話來聊天。 “沒有就好,我掛了!” “嘟——”話筒的一遍傳來斷線的聲音,秋仁簡直不敢相信。有人打電話過來只是為了這麼些事嗎?麻見真是無聊啊!一點關心我的話都沒有,討厭! 第二天中午 嘟嘟嘟~手機上傳來熟悉的鈴聲,工作中的秋仁馬上停下工作,按了接聽鍵,那邊傳來麻見的聲音。 “麻見,你怎麼現在打來?你沒事做嗎?”聽到麻見的聲音,即使是嘴上不說,秋仁心中還是湧出一股甜蜜的感覺。 “沒有,只是問問你,有沒有什麼人騷擾你?” “應該就沒有。我現在在工作室……” 嘟——還沒等秋仁把話說完,那邊又再次傳來斷線的聲音。 死麻見,死沒心肝的麻見,死冷血的麻見,有必要那麼快就收線嗎?多說回你會死啊!你又不是負不起電話費。秋仁狠狠地瞪著自己的手機,仿佛那時麻見的臉一樣。(瞪死你看瞪死你看瞪死你看瞪死你看……) 嘟嘟嘟~電話又響了。而坐在一旁選照片的秋仁卻沒有去理會。哼哼,麻見,我偏不接,看你怎麼辦。最好急死你! “滴——這是電話錄音,我現在不在家,請在嗶一聲後留下你的口信。嗶——” “秋仁,我是飛龍。” 耶?是飛龍。秋仁急忙放下照片,拿起電話。 “喂,飛龍,不好意思。” “秋仁,你在啊?”飛龍那邊傳出有點意外的聲音。 “是啊,剛才不好意思,正忙著!” “我來日本了,想約你出來聊聊。” “OK,什麼地點?” “XXXXXXXXXX” “好,馬上到。” 酒店2046號房 叮咚!平板的門鈴響了,正在聽手下回報情況的飛龍示意手下開門,來人正是秋仁。 “嗨,飛龍,你還是一樣的忙。” “沒什麼,例行公事而已。你們先出去吧。”飛龍揮了揮手,所有的手下立刻退了出門,留下飛龍和秋仁在房間裡。 “飛龍,最近怎麼樣?我上次和小陶通電話,都沒聽他提尼要來日本。”秋仁選擇了個近門口的位置坐下。(嗯,不錯,警戒心還是有的!) “呃……”飛龍笑了笑,沒有回答。 “小陶沒來嗎?”秋仁左顧右盼的,卻怎麼也找不到小陶的身影。雖然飛龍工作不一定帶著小陶,但是,從上次小陶的語氣來看,他們間的關係應該明朗化了。 “沒來!”飛龍站了起來,走到秋仁的面前。 一個前壓,飛龍把秋仁禁錮在兩手之間,黑亮的長髮垂在秋仁的面前,有著說不出的美感。(眼睛冒心心!) “飛龍,你是怎麼……怎麼了?”秋仁有點不安地左右移動著眼睛。飛龍應該不會亂來吧,畢竟他都有了小陶。 “秋仁,這段時間,我很想你!”飛龍俊美的臉龐靠近秋仁,炙人的氣息噴上秋仁的臉上。 什麼?秋仁腦中警鈴大作!怎麼會這樣,飛龍不是和小陶那個了嗎?怎麼會……不會吧,千萬不要啊!麻見,HELP ME! 飛龍沒等秋仁答話,唇就落在秋仁的嘴上,撐在兩旁的手也逐漸收緊。 “不要。”秋仁極力地想逃開飛龍的吻,雙手胡亂地捶打著飛龍的胸。 “秋仁,不要掙扎。即使你掙扎也沒用,麻見不可能來救你。”飛龍稍稍離開秋仁的嘴,美麗的黑眼睛定定地注視著秋仁,眼裡閃著光芒。 不要!除了麻見以外的人我都不要!此時的秋仁急壞了。如果現在叫救命,會不會有人來救我??(答案是否定的,除非……) 飛龍在秋仁失神的時候,雙手已經摸上了秋仁的胸前,(難道秋仁就要淪陷了??ToT秋仁,我對不起你!) “不要!” 就在此時,門外傳來一陣騷動,而門外的人似乎也對這個騷動動手不得。門外的騷動分散了飛龍的一些注意力,不安分的手也停止了下來,只是,禁錮的姿勢並沒有改變,秋仁依舊在飛龍的懷裡。 砰!門被狠狠地飛踢開,進來的是一個可愛的男孩子,背上背著個背包,手裡抱著一個熊寶寶,臉上充滿怒氣。 “飛龍大人~” “小陶!”兩人異口同聲的說。 “飛龍大人~”小陶看著面前的情景,豆大的淚珠嘩啦啦地流下來了,滴在懷中的熊寶寶上。 “小陶。”飛龍放開懷中的秋仁,走到小陶面前,蹲了下來,大手抹去小陶臉上的淚珠。 “飛龍大人,哇~~你幹嘛扔下小陶!”淚水不單不止住,反而有擴大的趨勢。飛龍看著小陶,有點不知所措。 “我沒有,小陶。我只不過四過來處理一些事情,很快就回去了。不要哭,小陶。”飛龍抱起小陶,坐在大床上。 “小陶,對啊,飛龍沒理由騙你的。”整理好自己衣服的秋仁,拉了張椅子坐在小陶的對面。 “小秋~(只有小陶可以叫的名字哦!^o^)”小陶淚眼婆娑的看著秋仁,又抬起頭看看飛龍,終於止住了眼淚。 “小陶是個長大的孩子,不能動不動就哭。”秋仁愛憐地拍了拍小陶的頭。小陶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樣,真是可愛。 “嗯!”小陶吸了吸鼻子,揚起一個可愛的笑容。 “好了,我也要走了。有空再一起玩!”秋仁揮了揮手,像風一樣逃離現場。 走出酒店,秋仁松了口氣。呼~真是多虧了有小陶的出現,不然,不敢想像。好了好了,別想那麼多了,回家吧。相片還沒有整理好。 晚上 叮鈴鈴鈴——電話聲又在房間裡響起。正在擦頭髮的秋仁趕忙跑過來接電話。 “沒有!”秋仁搶在麻見的發言前說話。 “什麼沒有?”那邊疑惑的聲音傳出。 “就是沒有人騷擾我。你打電話不就是想問我這個嗎?” “喔!好吧!” “咦,你怎麼不掛機?”秋仁好奇他怎麼沒有馬上斷線,平常不是都這樣的嗎? “沒有!我掛了!”哢嚓!電話掛線了。 秋仁看了看電話筒,呆了一秒,才蓋上電話。奇怪?麻見怎麼怪怪的?是撞到頭了嗎?奇怪! 接下來的幾天,麻見依然每天電話檢查秋仁有沒有被騷擾,而電話的談話時間,也越來越長。 兩個星期後 秋仁工作的工作室 “秋仁,去拿菲林!400度的。” “是!”秋仁趕忙放下攝影箱,又跑回去拿菲林。 “400度的,400……400,啊,在這裡!”秋仁踮著腳尖,伸手去拿把在高處的菲林。 “哦!很賣力嘛,秋仁!”身後,一個留著八字鬍的攝影師,一手拍在秋仁的屁股上。 “哇!田中先生!”秋仁連忙轉過身,身體退後了一大步。 “秋仁,幹嘛那麼怕!不過啊,我說你的臀部還蠻結實的,平時有鍛煉吧!”田中一副色眯眯的樣子,上下打量著秋仁。 “呵呵!是啊。田中先生,我先走了,我還要把菲林拿給本田先生。”秋仁急急忙拿起菲林,飛快地跑出放置室。 天啊,怎麼這麼多變態人的!煩死了! 叮鈴鈴鈴鈴~電話聲已經響了很多遍了,剛到大門前的秋仁,趕忙掏出鑰匙,但怎麼插都插不到鑰匙洞裡。終於,門被打開了,但很糟的是,秋仁因為緊張,被門前的那麼一級樓梯拌到在地上。哎呀,好痛!秋仁抱著自己撞痛的小腿,一手拿起電話筒。 “喂,麻見嗎?” “秋仁,怎麼這麼遲接電話?”關心的聲音從那邊傳出。 “沒事啊!剛才找不到鑰匙,所以就遲了接電話。”秋仁用手輕輕地揉著腿上撞紅了的地方。 “是嗎?今天……” “沒有!” “真的沒有嗎?”麻見疑惑的聲音響起。 真的沒有嗎?以往麻見一聽到沒有,都會掛上電話。今天卻出奇地問多了一句,死麻見,算你有良心。看著紅腫的地方,耳邊是麻見溫柔的聲音,秋仁再也忍不住了。 “麻見,哇……”秋仁的哭聲從話筒的那邊傳到了麻見那邊。 “秋仁,怎麼了?”緊張的聲音響起。 “哇……我剛才撞到腳了,今天還被那個田中非禮啦!!哇……” “什麼?那你剛才怎麼說沒有?” “我……我怕你擔心。”哭聲稍微收了收,秋仁用著哭腔回答麻見。 “你不說我更擔心。” “麻見,我好想你啊!!你快點回來,哇——” “好啦好啦,我儘快處理好事情就回來了。” “嗚嗚~麻見,好想你!”秋仁小小的聲音,無限放大地傳達著他的愛意,飄揚過海。 第二天早上 叮咚!叮咚!平板的門鈴破壞了早晨的寧靜,也吵醒了熟睡中的秋仁。 討厭!是誰一大早就跑來啊?擾人清夢,真是可惡。秋仁張開眼睛,眼底下明顯的黑眼圈,可以看出主人睡眠不足。 “來了來了,不要再按了!”秋仁蝸牛般地走到門前,哢嚓地打開了大門。 “秋仁!”門外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,同樣頂著一對熊貓眼看著秋仁。 “麻見!”秋仁高興地飛撲進麻見的懷裡,一大早被嘈醒的煩躁一掃而空。 麻見打橫抱起秋仁,順腳關上大門。一室春光無限,小朋友就別偷看了! 出差以提早兩個星期結束。 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