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芽♥混沌★

關於部落格
       天地是混淆黑暗的,無形充斥著這未開化的空間。                 
    
 愛情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!

    漫畫更新訊息請至 → 網誌看。>.﹏.<。 
  • 78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幸福生活之三

起因 某日,在大街上尋找著攝影素材的秋仁,遇到了久違的初中同學,一位曾經是校花的女生。 “秋仁,好久沒見。”女人A笑笑地拍了拍秋仁,身上珠光寶氣的打扮給秋仁不少的驚嚇。 “你是……”秋仁不認為自己認識這麼一個……一個奇怪的女人。 “秋仁,怎麼不認識我啊?我是A啊,以前初中坐你隔壁那個女生啊。” “隔壁?”秋仁努力地在腦子裡搜尋,突然,一抹清新的倩影蹦了出來。那時坐在自己隔壁的是個很漂亮,給人乾淨感覺得女生。對了,是初中的那個校花啊!那時很多人都很羡慕自己能夠和她坐在一起,不過,自己好像也沒對她有多大的興趣。(果然,秋仁你從初中起就不正常了!)怎麼現在變成這個樣子?秋仁不解地看著面前的女人。 “哦,是你啊,有什麼事嗎?”秋仁不習慣和別人在大街上這樣子搭話,所以,儘量越快解決越好。 “初中後就很少見你,同學會也不見你來。對了,我們到旁邊的COFFICE SHOP裡再聊吧。” 看著面前這麼熱情的女人,秋仁也不好意思地拒絕她,就跟著她進去了。 COFFICE SHOP裡面很熱鬧,幾乎每張桌子都坐滿了人,侍應生似乎認出了女人A是某某名人的太太,馬上殷勤地引著他們來到一個舒適的包廂裡面。女人A顯然是常來這裡,她很快就點了東西,而秋仁,也只好客隨主便了。 “秋仁,我結婚了!”女人A炫耀著自己手中那個璀璨無比的鑽戒,揚著好像世界上她最幸福的笑容。 “哦,那麼恭喜你了!”秋仁對面前的鑽戒不屑一顧,不過,嘴裡還是說著恭喜的話。鑽戒這種東西又不是沒見過,和麻見去那些宴會的時候,那些女人啊,男人戴著的東西比這個更名貴的都有。秋仁看看自己至今還是空無一物的左手無名指,也不感到什麼惋惜,畢竟是自己不要麻見買給他的。 “謝謝。對了,秋仁,你結婚了嗎?”女人A熱切的問到。 呵呵,結婚啊,該怎麼說好呢?秋仁搔了搔頭,尷尬地笑著。婚是結了,但是我的老公是男人啊,怎麼告訴你啊。我怕你一聽到,不掉頭跑掉就怪了。 “還沒有嗎?” “沒有!”(小朋友要注意哦,說謊是不對的!)秋仁索性不告訴她,反正他們又不是常常見面,沒必要把自己的事告訴她,省得她到處亂說。 “是啊!真是可惜啊。我告訴你啊,能夠做他的妻子,真是我今生的福分啊。早上,看著親愛的人在自己的身邊醒來,然後給他一個早安吻,服侍他吃完早餐後,在送他出門。中午呢,做完家務後,就可以到處逛逛,多麼悠閒啊。下午就去買菜,為工作了一天的他準備好一頓豐盛的晚餐,啊哈,真是太美好的生活了。”女人A眼睛閃閃發亮,仿佛那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生活了。 哈哈,早安吻啊?我早上起來還不只是早安吻,還來個全套。晚上更不得了了,簡直是會“幸福的死掉”了。秋仁腦中浮現出那晚晚都上演的限制級畫面,不禁歎了口氣。早上晚上都來,哪有什麼時間出來閒逛啊,這個女人真是幸福啊。不過,做菜啊,倒是沒有試過啊。(那你每天的三餐怎麼解決??該不會都是在床上解決吧?*_*) “做菜?” “對啊。做出一桌香噴噴的飯菜真是很有成就感,特別是看他吃的時候,超幸福啊!” “哦,會嗎?” “當然啦,男人啊,那個不想啊。對了,秋仁,你有女朋友沒有啊?要不要我介紹你認識啊?” “不用了。”秋仁擺擺手,要是有女朋友,自己不被麻見大卸八塊就奇怪了。 …… 和女人A聊了一個下午,出來的時候,已經是7點鐘了,看了看黑下來的天,秋仁決定先回家,免得麻見發飆。 過程 自從那天被女人A提點了之後,秋仁決定給麻見來個surprise——為他做菜。至於為什麼啊,當然不只是女人A那簡單的理由,還有就是,自己都沒怎麼為麻見做過什麼事,現在正好大顯身手,反正不過就是煮飯而已,怎麼可能難倒我!(希望是這樣囉!秋仁,加油啊!p(^O^)q) 於是,秋仁就積極地為麻見的晚餐做準備。因為平常都不怎麼做菜,所以,秋仁決定到書店找書,看看有什麼菜色可以做。 德間書店 烹飪類的書櫃上,整齊地擺放著幾百本不同種類的烹飪書,由簡單的入門篇到複雜的高級篇都有。秋仁在書櫃面前看來看去,卻怎麼也找不到適合的書。 “少年,你要找什麼?”旁邊的一個歐巴桑開口問秋仁。 秋仁看向旁邊的歐巴桑,看見她手中已經拿著幾本書,儼然一個有經驗的主婦。 “阿姨,我想問問那些書是家常菜的?”秋仁紅著臉問。 “呵呵,少年,你看看這本吧。你想煮菜給你女朋友吃吧,真是個好孩子啊。現在會自己動手下廚的男孩子很少囉!”歐巴桑顯然很滿意秋仁,拿了幾本書給秋仁,還指點了其中一些菜色做法的注意事項。 “謝謝你啊!” “呵呵,不用,趕快回去吧!記得現買現煮,那菜才好吃喔!”臨走前,歐巴桑還不忘叮囑幾句。 “嗯!”秋仁點點頭。 公寓中 “麻見~”秋仁從身後抱著坐在電腦面前的麻見。 “嗯,怎麼了?”麻見眼睛依然盯著電腦,雙手則摸著秋仁的手。 “明天你可以早點回來嗎?” “有什麼事嗎?” “那個,明天你就知道了!”秋仁神秘地笑了笑。 “好吧。反正明天也沒什麼事要做。” “YEAH!”秋仁高興地在麻見的臉上落下一吻,然後轉身離開。 “秋仁,一個吻就算了嗎?”麻見轉過身來,邪邪一笑。 看著麻見這個不懷好意的笑容,秋仁頓覺危機逼近,身體下意識地開始退後。 “秋仁~”麻見站起身,一步一步地步向獵物。 “哇~不要啊~” 啾~~~一顆流星飛過!(秋仁,自求多幅啊!) 明天晚上7點正 哢嚓,大門打開了,麻見踏進家門,一陣燒焦了的味道從屋裡面傳了出來。麻見趕忙跑進屋子裡,看見一桌上擺滿了一堆堆黑黑黃黃的東西,當然還有站在廚房前,一臉做了壞事的秋仁。 “秋仁~” “麻見,嘻嘻,那個……”秋仁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堆東西。 “這是?”麻見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,希望那不是他想的那些東西。 “嘻嘻,那是我打算做給你吃的菜。”(那樣子也算是菜??_?) 麻見走到桌子旁邊,坐了下來,再看看秋仁身後的廚房,簡直是慘不忍睹。把視線拉回面前的一堆“菜”,麻見不禁歎了口氣。 “那個,麻見……” 麻見拉過秋仁,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下巴擱在秋仁的肩膀上,眼裡似乎閃過了一絲的喜悅。 “秋仁,這是你做的吧?” “對,我本來想說……那個給你做晚餐,可是,不小心就變成那樣。”秋仁吐了吐舌頭,但也難掩心中的不高興。回想起剛才煮菜的情景,真是可以用一塌糊塗來形容。本來想說看著菜譜應該很容易做,誰知道根本就不是這樣子的。原來打算邊炒菜邊把肉切了,菜是下鍋了,可是,自己只顧著和那塊肉奮鬥,忘了菜,等到發現的時候,菜已經燒焦了。菜燒焦了不要緊,起碼還有肉啊,這次自己小心一點就可以了。真是天又不測之風雲啊,剛把肉放下鍋裡,怎麼知道鍋裡的油被彈了出來,還濺在手上,痛得趕忙就去沖水,這麼一來,肉就又燒焦了。再來的蛋啊,湯啊,不是炒老了,就是煲幹水了。唉~真是不堪回首的過去啊。 就在秋仁回憶著他那“風光的過去”的時候,麻見拿起桌面上的筷子,夾起面前一塊勉強可以稱作是肉的黑乎乎的東西,然後,放進了嘴。那塊肉真是入口即化,化作了碳,不過,麻見還是吞了下去。 “下次再做好一點!”麻見吻了吻秋仁的臉頰。 秋仁不可置信地看著麻見居然把那塊東西吃下去了,就算是自己做出來的,看到那個樣子,怎麼可能吞的下,連舔一舔都不可能,麻見他…… “麻見……”秋仁激動地抱著麻見。 “秋仁~” 嗯,甜蜜的一夜來臨囉!! 結果 第二天中午 叮鈴鈴鈴鈴,電話聲響個不停,嘈醒了正睡著午覺的秋仁。秋仁噔噔噔地走到電話旁邊,張開嘴就是大叫。 “喂!” “啊,是秋仁先生嗎?我是麻見先生的手下。”那邊的人顯然被秋仁的怒氣嚇壞了,聲音頓時小了一倍。 “什麼事?”睡眠不足的秋仁半眯著眼睛,大有站著也睡得著的趨勢。 “那個,麻見先生入院了。” “什麼?他現在在那裡?”秋仁的靈魂瞬間回魂,緊抓著電話筒不放。 “他在若王子綜合醫院……” “我馬上來!” 秋仁抓起衣服,像箭一般沖出門口,直奔醫院。 醫院 秋仁一身淩亂的著裝出現在眾人的面前,嚇倒了一眾手下。 “喂,麻見現在怎麼樣?”秋仁抓了一個熟悉的人問到。 “秋仁先生,麻見大人他沒事。”那人趕緊把結果說出,免得自己因為缺氧而死翹翹。 “沒事,那就好了。”秋仁松了一口氣,放鬆下來的身體頓時跌坐在旁邊的座位上。 “醫生怎麼說?”休息了一會,秋仁抬起頭問面前的人。 “醫生說麻見大人吃了不幹淨的東西,以後要注意飲食。” 不幹淨的東西?該不會是……秋仁馬上回想起昨晚那一桌子的菜。麻見真是個大傻瓜,怎麼可以勉強自己吞那種東西啊,真是大笨瓜。 “秋仁先生,你現在要去看麻見大人嗎?” “嗯!”點點頭,秋仁站起身子,跟著那個人進了病房。 病房裡的麻見安靜地躺著,左手吊著點滴,樣子看上去很虛弱,沒有了平常的意氣風發。 “秋仁先生,醫生說麻見先生剛才吐了,所以有點累,吩咐我們不要吵著他。” 秋仁點點頭,慢慢地走到麻見的床邊。 “秋仁先生,我先退下了。”來人鞠了鞠躬,然後退出了房間。 秋仁坐在麻見的床邊,修長的手指撥弄著麻見的頭髮,臉上滑下冰涼的淚珠。都是自己不好,如果不是那一桌子菜,麻見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。嗚嗚~~高羽秋仁,你是個大傻瓜! “秋仁~”麻見虛弱的聲音在病房裡響起,秋仁趕緊抬起頭來,滿臉的淚痕完全落入麻見的眼裡。 “麻見~”秋仁吸吸鼻子,勉強自己笑了笑。 “傻瓜,幹嘛哭!我又不是死了。”麻見撐起自己的身子,一雙大手為秋仁擦去滾落的淚珠。 “誰才是傻瓜啊,明明就那麼難吃了,你還吃下去。你才是傻瓜!” “小鬼就是愛哭!”麻見一把將秋仁擁入懷中,溫暖的胸膛更惹得秋仁的淚水氾濫。 “嗚嗚嗚~~我就是小鬼啊,我就是要哭~~嗚嗚嗚嗚嗚~” 麻見見說話沒效,索性用唇封住那張吵鬧的嘴。纏綿的吻維持了5分鐘那麼久,直到兩人都快要缺氧的時候,才不舍的分開。 “下次別這麼傻了!難吃就不要吃,沒人逼你的。”秋仁靠在麻見的胸前,抱著麻見。 “只要你不再弄,我就不用吃了。” “什麼?我這麼做是為了誰啊!要不是你是我老公,我才懶得做。我是男人,怎麼可能……”秋仁沒有說下去,紅著一張臉,別過頭去。 “那麼,作為道歉,你要聽我一個星期的話。” “好啦好啦。” 麻見滿意地抱著秋仁,兩人再沒有說什麼話,午後的陽光撒滿了整個房間,讓人們沉浸在溫暖當中。 一個星期後 麻見的病不到三天就出院了,而恢復力強的麻見早就投入到工作當中,而秋仁,則繼續研究他的菜譜。(當然是偷偷的囉!大家小聲點哦!籲~~~~) 麻見工作的辦公室內 “麻見先生,以上就是這個星期的報告。” “好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麻見揮了揮手,繼續埋首于電腦當中。 “那個,麻見先生,你的身體好了吧。”來人有點擔心,畢竟,那天麻見大人的情況很糟糕。 “沒事。也只不過是吃了點不太新鮮的魚生而已,沒什麼大礙。” “啊?那個不是因為吃了秋仁先生的菜才?”那天很清楚地聽到從病房裡傳出來的聲音,來人以為那是因為秋仁先生的關係,原來不是啊。 “怎麼可能。如果是的話,昨晚就發作了,怎麼可能待得到明天才發作。” 什麼?站在辦公室門前的秋仁聽到剛才的一席話,頓時氣得七竅生煙。還虧自己乖乖的做了一個禮拜,他……他居然甘騙我?真的以為我高羽秋仁好騙啊?麻見隆一,你死定了。 砰!門被一腳揣開了,來人真是憤怒當中的秋仁。麻見錯愕地看著面前的人,打字的手也停在空中。 “麻見隆一,納命來~~~” 啊哈~~一場追逐戰就此展開,而秋仁的煮菜篇也落下帷幕了。什麼?你問我秋仁還煮不煮菜?這個,要看麻見的表現囉!!哈哈~~~ 某只的妄想寫後話之真相篇 吃碳的真相。 偶:喂喂,那邊的那個,趕快把巧克力放到盤子上啊。還有你,別杵在那裡,趕快幫忙。(拍攝當中!) 麻:吃巧克力,我的完美身材怎麼允許我吃那種垃圾啊。 偶:麻見大人,只是一點點而已啦! 秋:麻見,你就吃一點點吧。(眼中作含淚狀,麻見超受用的必殺技之一) 麻:看在秋仁的分上,我就吃吧。 偶:YEAH!全劇組準備,ACTION! ……(以下省略對白部分,直接過渡到吃菜部分。) 麻:拿起筷子,把黑塊放進嘴裡。原本俊逸的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。 麻:真是什麼鬼東西啊,難吃死了!“ 偶:不會吧。走上前,拿起黑塊,臉上出現了黑線條。那是碳塊!慘了!冷靜,千萬不能讓麻見知道,不然死定了。 A:糟了,導演,我剛才把碳塊和巧克力搞混了! 偶:-_-|||||||| 麻:作惡魔降臨狀,雙眼冒著光芒,大喊著“你死定了~~” 偶:救命啊~~~不幸的作者再一次被惡魔擊倒在地上,啪!!我們……下次……下次再說吧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