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芽♥混沌★

關於部落格
       天地是混淆黑暗的,無形充斥著這未開化的空間。                 
    
 愛情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!

    漫畫更新訊息請至 → 網誌看。>.﹏.<。 
  • 78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幸福生活之四

自從上次煮菜事件的真相被秋仁發現後,麻見為了和秋仁和好(你都有今日啦~*-*!!!),不得不向秋仁妥協,兩人協定二四六是秋仁的法定休息日,這三日的晚上都不可以做超過3次(呵呵,這就是惹怒女人的下場!我要你死死死得難看!!) 星期二早上 熟睡中的秋仁躺在舒服的大床上,沉穩的呼吸聲在安靜地房間內回蕩著。突然,一陣嘈雜的電話聲破壞了這刻美好的寧靜。秋仁眷戀著被窩的溫暖,一點起床接電話的意思都沒有。依以往的記錄來看,這電話多半是麻見打來催自己起床的,反正自己都不理會他的,接不接都一樣,真不明白為什麼麻見仍然要這樣做。 電話的鈴聲並沒有向秋仁妥協,反而是有耐心地響著,似乎在考驗秋仁的忍耐力。響了差不多10分鐘之後,電話自動轉過了留言錄音那裡。不過,錄音那裡並沒有傳出預料中的聲音,而是一把帶點滄桑感覺的男聲。 “喂?秋仁你不在嗎?”低沉滄桑的男聲發出疑問,似乎停頓了一下,就再也沒有下文了。 咦,這不是老爸的聲音嗎?(我說你真是標準的見色忘義,連老爸的聲音都沒認出。)秋仁馬上從被窩裡跳出來,接過電話。 “爸!” “秋仁?你在怎麼剛才不接電話?”有點責怪的味道,但仍透著濃濃的關心。 “那個,老爸,你都知道啊,壞毛病嘛!”秋仁揉了揉睡得亂七八糟的頭髮,伸了伸腰。 “都這麼大個孩子了,還頼床,趕快改掉吧。” “改的了的話早就改了。對了老爸,你找我什麼事?”趕快切入主題,免得老爸再囉唆自己。 “那個……我叫你媽來跟你說吧。”那邊放下了電話,一陣腳步聲後,電話又被拿起來了。 “小秋仁~~”媽媽甜甜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。不知道是因為太久沒聽媽媽的聲音還是什麼,秋仁頓時雞皮疙瘩滿身跑。 “媽,別再那麼叫了。我都25歲的人了。” “怎麼這麼說呢,無論你幾歲,你都是媽媽的小秋仁啊。” “好了!媽,你有什麼事要說?” “那個,你今天有空嗎?回來讓媽媽看看你!” “今天?”秋仁想了想,今天好像也沒什麼要做,而且也很久沒有回去。 “好吧!”秋仁爽快答應了媽媽的要求。 “秋仁,告訴你喔,不過你不要告訴你爸爸。”秋仁媽媽特意壓低聲音,似乎想透露什麼天大的秘密。 “什麼事?”秋仁狐惑地皺了皺眉。該不會是媽媽有外遇了吧? “其實啊,秋仁,你爸爸很想你!這次也是他叫我叫你回來的。不過,他好像很不好意思哦!” 是嗎!心中有種被關心的高興感。 “那個,秋仁,你的那個要不要也叫他回家來坐坐?”媽媽帶著詢問的語氣說。 “麻見啊?不知道他今天有沒有空。” “是嗎。”媽媽失望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過來。 “哈哈,媽媽不要那麼失望嘛!難道有你寶貝兒子來看你都不夠?” “怎麼會,小秋仁記得早點到。媽媽煮你喜歡的菜喔!!Byebye!” 電話掛了後,秋仁趕忙跑進浴室裡洗澡,好快點回家去。 其實,秋仁的老家離麻見的公寓不是很遠,搭新幹線過幾個站就是了,只是因為平時秋仁工作忙(我說其實是他懶),沒有時間回去老家。 秋仁站在久違了的家的面前,四周的街景一直都沒有改變,看著這些街道,那些童年快樂的回憶就像泉水一樣湧了上來。那時無憂無慮的自己,怎麼會想到現在這樣的自己。唉!好懷念那時的時光。秋仁搖了搖頭,大步跨過鐵門。叮鈴鈴鈴,門上的小玲鐺響了,秋仁踏進家門,迎接他的是一臉笑臉的媽媽。 “小秋仁~”媽媽甜甜的聲音又響起了。一見到依然帥氣的兒子,秋仁媽媽高興地撲向秋仁,抱著高自己一個頭的秋仁。 被媽媽撞得有點措手不及,秋仁趕忙穩住自己的身體,抱住媽媽。 “媽,別撞那麼用力,我站不穩。” “小秋仁,媽媽見到你很高興嘛!!好了好了,快進來吧!爸爸在客廳等你喔!”媽媽笑笑地拉著秋仁往客廳跑。 “老爸!” “回來了。”秋仁爸爸從報紙中抬起頭來,看了秋仁一眼,又繼續看報了。 “老爸,別只顧看報紙嘛。你不是很想我嗎?我現在回來了,你又不理我。”秋仁坐到秋仁爸爸旁邊,把老媽說得要保密的話全部說了出來,還意外的看到了一向嚴肅的老爸臉紅的樣子,呵呵,賺到了!!老爸臉紅的樣子跟上次麻見臉紅的樣子有的拼。 “秋仁~你怎麼……”剛進大廳的媽媽一聽到兒子這麼說,馬上跑過來分開他們兩個。 “媽,你怎麼這樣子啊。”秋仁故作不滿的說。雖然表面上老爸真的很嚴肅,可是,秋仁從小就知道老爸很疼自己,有很多時候被別人欺負,都是老爸出頭的。 “小秋仁,你怎麼可以這個樣子呢。我不是說過不要說出來。” “老婆,你……”旁邊的秋仁爸爸終於忍不住了,只見他放下報紙,急急腳走回書房。 “老爸真不好玩。”秋仁躺在沙發上,滿意地看著跟著追過去的老媽。終於清淨了。這兩個活寶啊~ 啊!對了,忘了告訴麻見今天不回去。算了,打個電話回家留言好了。(幹嘛不直接打給某人??) 是夜 正當高羽家享受著美味的晚餐的時候,門鈴響了。 “來了,哪位?”秋仁抱著飯碗走到門前,見到了意料外的人——初中同學羽山 “羽山,是你啊。好久沒見了。”秋仁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初中的好哥兒。別的同學秋仁會不記得,可是羽山是自己的鄰居兼死黨,當然是過目不忘。 “秋仁,我就知道你回來了,所以趕忙過來看你啊。”羽山拿著一個蛋糕盒子,跟著秋仁走進了屋內。 “啊喲,是羽山啊!”秋仁媽媽笑笑的說,然後拉開旁邊的位置讓羽山坐下。 “伯父,伯母你們好。我在你們吃飯的時候來打擾。” “怎麼會。你要不要也吃完晚飯再走。我給羽山媽媽說說就OK啦!”秋仁媽媽熱切的說。 “不用了。對了,秋仁,這是給你的。”羽山把手中的蛋糕遞給了秋仁。 “謝謝!”秋仁高興接過蛋糕。 “秋仁,你好久都沒有回來,我還以為你忘了我這個朋友呢。” “怎麼可能!我只是比較忙而已。” “那你打算住多久?” “就一天而已,我還有很多事做。”秋仁邊夾菜邊說。嗯,老媽的手藝果然越來越厲害。 “我還以為你會待久一點。”羽山顯然有點失望。 “不過,我還是可以跟你聊天光,反正回去也可以睡(你確定嗎,小秋仁~)。” “真的太好了。好久沒見你,真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。”鏡片的後面閃過一抹期待的光彩。 叮鈴鈴鈴,門鈴又響了。 “咦?今天怎麼這麼多人來?”聊的真起勁,秋仁不情願地望向不遠處的媽媽。 “秋仁,快點去開門啊。”秋仁媽媽顯然沒有受到秋仁的眼神,低頭勤快地洗著碗筷。 “老媽,你還真懶!”邊說邊不情願地跑去開門。 “怎麼這麼遲才看門。”站在外面的麻見不耐煩的說。 “麻見?你這麼來了?”秋仁意外的說。 “來看你——爸媽!”麻見故意拉長聲音。 “秋仁,誰啊?”媽媽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,不到一會,媽媽的身影就出現在大門了。(我說秋仁媽媽,你就這麼心急要看麻見嗎?他可是拐了你兒子的罪魁禍首。) “你好!” 嗯,外貌,合格!聲音,合格!秋仁媽媽滿意地笑了笑。 “快點進來坐,別杵在門口。” 秋仁就這樣看著麻見走進自己的家,無奈!!順手關上門,秋仁也跟著走進屋裡。 “秋仁,這位是……”一旁的羽山問到。在這個人進來的時候,一種強大的壓迫感向自己襲來。那種被壓著的感覺很不舒服,奇怪的是,秋仁一進客廳的時候,那股壓迫感就消失了。那個人太奇怪了,也太危險了。秋仁怎麼會認識這種人? “呃,他是……他是……”秋仁一時不知道怎麼解釋好。雖然說羽山是自己的好朋友,但並不代表好朋友就容易接受自己的朋友是同性戀,而且還結婚了這個消息吧。就在秋仁猶豫著是否說出口的時候,秋仁媽媽插嘴了。 “那個羽山啊,這位是秋仁的——老公!”秋仁媽媽熱情地介紹著麻見。 “媽~” “那個……冒昧的問一句,你們是在拍娛樂節目吧?”羽山不可置信的說。這也太震撼了吧,秋仁居然結婚了,而且對方還是個男的?沒可能,初中的時候明明就很正常,為什麼?害得自己還因為怕被他疏遠而不敢告白,怎麼可以這樣! “不是。我是秋仁的老公,貨真價實!”麻見拉過一旁的秋仁,抱著呆呆的秋仁落座在羽山的對面。 面對著面前熱情的一對,自己可以不相信嗎? “那個伯母,我先走了!” “慢走!” “麻見,你怎麼會到這裡?” “坐車到這裡。” “我不是問你怎麼樣來這裡,而是問為什麼來這裡。” “來找你。”簡單明瞭,再沒有多餘的話,卻恰好正中紅心! 秋仁看了麻見好一會,才開口說:“麻見,你發燒了?” “沒有!很正常。” “算了,反正你想什麼通常我都不明白的。秋仁索性放棄問明白,靠在麻見的懷裡看電視。啊,今天播山根淩乃老師的訪談,幸虧有開電視! “咳咳!”一把沉穩的聲音響起。原來是剛從書房裡出來的秋仁爸爸。秋仁爸爸看著自己的兒子躺在別人的懷裡,心裡一陣鬱悶。怎麼可以,自己最自豪的孩子……雖說自己也接受了,但是眼不見為乾淨嘛,親眼見到另當別論。秋仁爸爸快步走到兩人面前,強行分開兩人,然後坐在兩人的中間。 “老爸,你怎麼了?要看電視就說一聲,用不著這樣吧。”秋仁完全沒有察覺老爸的用意(你還真不是普通的笨,小鬼!),拿著遙控器在一旁投訴。 “你叫什麼名字?今年多大?作什麼?年收入多少?抽煙嗎?喝酒呢?喜歡女人嗎?(廢話-_-!秋仁爸爸別問這些534的好不好。) “麻見隆一。37歲。實業家。沒計算過,不過養秋仁應該沒問題。抽。喝。現在不喜歡。”麻見板著臉認真地回答。 “你比秋仁大了12歲,會抽煙也喝酒,這你不就比我們秋仁早死,那秋仁不就會守寡?”(那個秋仁爸爸,你也想得太遠了吧!) 十字架在麻見的額頭上爆現。本來被拉開就很不爽了,現在還說自己會比秋仁早死,怎麼可能。 “不會死得比秋仁早。” “那你就是說秋仁會死得比你早,你都不能保護秋仁,我怎麼放心交女兒……不,兒子給你。”秋仁爸爸好不退縮的說。 “老爸,你在說什麼啊?”秋仁怎麼也想不通老爸幹嘛說這個啊。我又不是女人,幹嘛要別人保護。 “我會保護秋仁。” “你不能!秋仁不能交給你!”秋仁爸爸頑強地對抗著麻見,完全無視他的怒氣。 “臭老頭,你在幹什麼?給我過來。”就在此時,洗完了碗筷的秋仁媽媽跑了過來,擰著秋仁爸爸的耳朵,拖著他離開了現場。(厲害!!女人果然惹不得。) “呵呵,麻見,你不要介意!老頭就是這樣子的了。”秋仁媽媽一面陪笑一面推著還想爭論的秋仁爸爸到書房。 “不會!”麻見露出迷人的笑容,迷得秋仁媽媽暈得一陣一陣的。 “呵呵,麻見,等會給你好東西看。”媽媽甜美的聲音消失在房門關上的那刻。 “哇,麻見,你別拉!”麻見趁著沒人的空當,一把拉過坐遠了的秋仁,重新把秋仁的座位安排在自己的大腿上。然後,集饑渴的唇片吻上了秋仁的唇。靈巧的舌頭也順便進入了甜蜜的口腔,吸取著秋仁每一滴的溫暖。秋仁早就習慣了麻見突如其來的吻,現在的他,什麼也不多想,只熱烈地回應著麻見,雙手抱著麻見的脖子,拉近彼此地距離。 纏綿的吻直到媽媽的到來才停止。秋仁滿臉通紅地坐在麻見身上,不好意思去看自己的媽媽。 “呵呵,放心放心,媽媽很開通的。”秋仁媽媽笑笑得擺擺手,然後把懷中的相本放在桌子上。 “咦?這不是……”秋仁看著熟悉的封面,馬上就猜出裡面的內容。剛才媽媽說要給麻見看好東西,莫非…… “對了,我的小秋仁,你果然是很聰明!” “不行!不能看!”秋仁不顧自己還坐在腿上,馬上撲過去想搶回相本,無奈,麻見眼明手快地拉回秋仁。可憐的秋仁只能伸出兩只手拼命的向前挖。 “呵呵,麻見,這是秋仁小時候的相片。”秋仁媽媽翻開第一頁,上面空白處有一行歪歪斜斜的字體,那時小秋仁自己寫上去的。翻過一頁,相片整齊地排列著,最上方寫上了相片的時期。那時小秋仁1歲時的照片。裡面的小秋仁小小的,雙手握成兩個小拳頭,小腳像似很用力地在撐著。麻見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秋仁(你看過就怪了!),這真是太可愛了。 “老媽,你怎麼可以未經我同意就把我的相片給人看。”秋仁大聲的抗議,可惜沒人理他。麻見繼續埋頭看秋仁的照片。 相本裡面很詳細記錄了秋仁每個時期的照片,從小到大,沒有間斷過。直到秋仁過了成人式後,相片才開始變少了。 “秋仁小時候真的很可愛,周圍鄰居都很喜歡逗他玩。唉,秋仁長大後,就沒那麼好玩了,真可惜。”秋仁媽媽拖著腮,狀似惋惜的說。 “別亂說。根本你們就是你們在虐待我,還把我當女孩子那樣打扮,可惡!只不過是因為我長大後懂得反抗,你們才這樣,可惡!”秋仁不自覺地把自己的秘密公開了,說到差不多完了才發現自己說溜了嘴。 “哦~”麻見意味深長的哦了一句。嘴角揚起令人難以察覺的笑容,似乎在算計著什麼。 “麻見!”秋仁媽媽突然收起笑容,臉色嚴肅的說。 “是。” “秋仁是我們最寶貝的兒子,我們都很不舍的他離開我們。可是,兒子畢竟大了,既然他喜歡的話,我們也順他了。但是,我們絕對不允許別人欺負我們的孩子。麻見,如果你讓我們的孩子受一點傷害,我都不會放過你。” “媽~”秋仁完全都沒有預料到媽媽會說出這麼一番話,感動的看著媽媽,什麼話都說不出。 “我絕對不會讓人傷害到秋仁,包括我自己。” “好!你要記住今天你所說的話。”媽媽的笑容再次出現。 “那麼,你們也到休息的時間了,你們就睡秋仁的房間囉!晚安!”秋仁媽媽蹦蹦跳跳消失在客廳裡。 “麻見……”秋仁回看著麻見,俊逸的臉上有著誘人的紅暈。 “睡覺吧。”麻見簡單地下了結束語,拉著秋仁回房間。至於下麵的劇情嘛,大家都想到啦~~ 真是愉快的一晚啊! 第二天早上 因為麻見還要回去處理事情,兩個人就早早得準備出門,而秋仁媽媽和爸爸當然要來演演送別的戲碼。只見秋仁媽媽笑容燦爛得連太陽也為之黯然,反觀秋仁爸爸,就一臉愁容,仿佛別人欠了他十萬八千七似的,總之就不是什麼好臉色。 “秋仁,回家後打個電話來,讓我安心喔!”媽媽還是細心地叮囑著秋仁。 “知道了。”秋仁乖巧地點點頭。 “好了,秋仁,時間不早了,我們走吧。”麻見拉開車門,示意秋仁上車。 “不行,我還是不放心秋仁,我也要跟去。”鬱悶了一個早上的秋仁爸爸突然開口,扯著秋仁的衣服不讓他走。 “老爸~”秋仁無奈地看著擔心自己的爸爸,不知道該怎麼好。 “你可以放心,我會照顧秋仁的。” “你?就是因為有你,我才不放心。”秋仁爸爸一想到昨晚聽到的聲音,心中就很不舒服。自己的兒子……啊!不行,實在不能讓這個人再欺負自己的兒子了。只有自己跟著才能放心。 “呵呵~臭老頭,你給我回來。”秋仁媽媽又上演她的馴夫戲了。秋仁媽媽熟練地拉著秋仁爸爸的耳朵,讓他不得前進。 “老爸老媽,你們放心吧,我自己照顧自己的。”說完,秋仁就上車了。 “秋仁~~”秋仁爸爸萬分不舍的看著遠去的秋仁。 一星期後 晚上 叮咚叮咚!門鈴響個不停,在書房裡的麻見卻想聽不到似的,繼續看著面前的報告。而在浴室裡的秋仁就不得不隨便抓了件浴袍套在身上,趕緊出來開門。 大門被打開了,秋仁看到兩張熟悉的臉孔。 “老爸老媽!” “呵呵!小秋仁~”媽媽高興地抱著秋仁,秋仁爸爸也不客氣地走了進來。 “等一下,老媽。你們怎麼這麼晚來?” “其實我們早上就來了,不過,我們到其他地方去玩了,所以這麼晚才來。” “這麼說的話,你們是要……” “沒錯!我們要在這裡住一段時間。”秋仁爸爸插口道,眼睛定定地盯著走出房間的麻見。 “秋仁,你不會不歡迎吧?” “怎麼會。” “呵呵,那麼打攪了。” “對了,老媽,你們打算住多久?” “沒定啊!” 什麼?秋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也不敢看向麻見的眼睛,因為,他知道麻見肯定雙眼冒火。天啊,誰來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? 就這樣,高羽兩老就在麻見的家裡待了足足兩個多月,而秋仁,呵呵,淒慘了兩個多月。 某只妄想之寫後話之補充篇 某室 麻:(提著作者的衣領,兇神惡煞的樣子)你說,我這兩個多月怎麼辦? 偶:在家做囉!反正你都不介意的,無差了。 麻:怎麼可能。秋仁不准! 偶:小聲說(嗯,果然,氣管炎囉!!)。我也不知怎麼辦。 麻:快點想辦法,不然,我就幹掉你。 偶:是的是的,小的會想辦法。 ……(想ING) 偶:有了。辦公室,廁所,會議室,陽臺,醫院,…… 麻:這是什麼意思? 偶:辦公的地方啦~ 麻:嗯,不錯!這次算你了。(瘋狂地跑了出去,沿途卷起一陣低壓颱風——碧利斯。) 偶:秋仁,自求多幅!閃啊!!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