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芽♥混沌★

關於部落格
       天地是混淆黑暗的,無形充斥著這未開化的空間。                 
    
 愛情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!

    漫畫更新訊息請至 → 網誌看。>.﹏.<。 
  • 78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幸福生活之五

妄想篇之五 秋仁媽媽和麻見爸爸的養孩經歷 幼稚園 七月的第一天,七月花幼稚園裡面熱鬧非凡,因為,今天是高年級照畢業照的時候。雖然七月才剛開始,但是天氣也開始炎熱起來了。小朋友愉快的氣氛隨著溫度一起上升著。 “秋仁,不好意思,還要麻煩你。”一名穿著教職員服裝的中年婦女說著。忙碌的她邊說邊指揮著小朋友們排隊,臉上揚著慈祥的笑容。她就是這間幼稚園的園長——福山美子女士。 “園長,你太客氣了。小朋友這麼可愛,給他們拍照我也很高興啊。”秋仁拿著相機在一旁等待著。看著面前一個個活蹦亂跳的小孩子,就會勾起他小時候的回憶。 “呵呵,秋仁你還是沒變,一直都是這麼熱心。想來啊,你在這裡畢業也過10年了吧。時間過得真快啊,眨眼間,原本還是小男孩的你已經長大了。” “園長,你還很年輕啊。這10年來你都沒怎麼變啊。”秋仁笑了笑,然後舉起相機,給園長拍了張照。小時候難不免會闖禍,但是園長都沒有罵過自己,她總是很耐心地解釋道理給自己聽,儘管那時不明白。真的很喜歡和園長她說話。 “園長,小朋友們排好隊了,可以開始了吧?”旁邊一位年輕的女老師說道,眼睛不時飄向秋仁的方向。 “秋仁,你準備好了嗎?”園長那會不知道她的心思,不過,面前還是拍照要緊,其他的事,順其自然吧。 “好了。”秋仁拿著相機走到隊伍的正前方,英俊的外面馬上俘獲了一眾小女孩的芳心。面對面前的情況,秋仁也只好一笑置之。 “好囉!小朋友,看著鏡頭,笑——” 晚上 麻見的公寓中 暗房裡 秋仁正聚精會神地沖洗著今天所拍的照片。小朋友天真的笑臉真的很美麗,看著他們神采奕奕的樣子,連自己也感染到孩子們的歡樂。嗯,幫小孩子拍照真是太好了,下次也到別處去拍孩子的笑臉吧。(你確定不會有人當你是變態?*_*) “秋仁~”門外響起麻見的聲音,不過,聲音裡面顯然有著累意。 秋仁趕忙收拾好東西,打開房門,看到一臉疲憊的麻見。 “麻見,你怎麼了?”秋仁很少見到麻見這個樣子,即使是再困難的事,麻見只會覺得更具挑戰性,也更加精神。是什麼事讓麻見這個樣子? “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?” “什麼意思?”秋仁不解的問。 “不就是……” “等一下,我們到客廳裡說。”秋仁截斷了麻見的話,因為知道麻見受不了那種藥水的味道,還是趕緊拉他到客廳吧。於是,秋仁一手關上暗房的門,一手拉過麻見的手。 “好了,說吧。”秋仁坐在麻見的對面,等待著麻見的下文。 “鬼堂院靜流。”麻見咬牙切齒的說出一個名字。 “啊,靜流啊。”秋仁恍然大悟。還以為是什麼事弄得麻見這樣,原來是靜流那個孩子。不過,麻見竟然對孩子手足無措,還真是令人難以置信。 “你接的禍,為什麼要我幫你帶?”麻見回想起早上在公司裡的慘況,真是頭都大了。 “什麼嘛,我今天有事才把靜流交給你,明天我帶總行了吧。”連個孩子都搞不定,還說夜的帝王。麻見,你還差得遠(套用龍馬的一句話)。 “你記得你說的話。” “行了。明天我帶靜流去幼稚園。” “你確定那小子會乖乖地去嗎?”麻見閱人無數,憑他的眼光,靜流那小子怎麼可能乖乖聽秋仁的話。 “放心!靜流很容易搞定的。”只有你才難麼笨搞不定他而已。秋仁別過臉暗暗的偷笑(你確定麻見沒見到?) “好了,小鬼的事情說完了,輪到我們兩個地事了。”麻見逐步迫近秋仁。面對著面前龐大的物體,秋仁只能邊退邊傻笑,企圖混過去。 “我們沒什麼事好說的吧。” “怎麼會沒有呢,秋仁~”麻見故意拉長聲音,惑人的笑容掛在臉上。 秋仁看到他那個笑容,心裡面就知道麻見准沒有什麼好事情要說。麻見真是個老奸巨猾的人,真不知道自己是瞎了那隻眼睛會選到他,總有一天我要來個絕地大反攻。(我想你都沒有那麼一天的呐,節哀順便吧你!) “秋仁,是時候該賠償我今天的損失了吧。”麻見高居臨下的說。 “不要啊~” 一聲尖叫,麻見夫婦的談話時間結束,以下是運動時間,請各位回避! 第二天早上 秋仁起了個大早,雖然昨晚運動是激烈了那麼一點點,腰也有那麼一點點的酸。(?_?真的只有一點點嗎?)可是,今天是帶靜流到幼稚園的日子,自己怎麼可以不早點,況且,如果不早過麻見起床,誰知道待會會發生什麼事,還是早走早著。 靜流這個小孩子,不知道喜不喜歡去幼稚園?應該喜歡吧,小孩子不是都想一群人玩的嗎?何況,七月花的老師也很會照顧人,放心好了!秋仁,趕快出門吧! 就這樣,秋仁一早就到冰見家把小靜流接走,向著七月花的方向走去。 七月花幼稚園大門前 “靜流,以後你就在這裡玩了。”秋仁拉著小靜流的手,笑笑的說。其實現在這種時候插學生很難,不過,那天拍照的時候問過園長,現在插一個學生沒有問題,這真是太好了。 “秋仁哥哥,我不要去!我想你陪我玩。”小靜流晃了晃拉著秋仁的手,搖了搖頭。 “可是,我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,我還有工作要作。而且,靜流,裡面有很多小朋友,你和他們玩不就不悶了。”秋仁蹲了下來,努力的勸說著小靜流。小靜流雖然頑皮,但也比同齡人要懂事得多。秋仁知道他硬要找人陪,是怕自己寂寞。現在那裡那麼多小朋友,小靜流應該會過得很愉快的。 “那我到麻見大叔那裡。”小靜流提出另外一個意見。雖然麻見大叔那裡很悶,可是,總比這裡好。 不會吧?秋仁想不到小靜流居然會提出到麻見那裡去。不行,怎麼也不能到他那裡去,萬一麻見發飆,累得還不是我。哎呀,腰還赤赤痛的,要命! “靜流,麻見他很忙的,而且,那裡都是大人,沒有人陪你玩,你不悶嗎?”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“靜流不安的看向幼稚園裡。 “靜流,你是男孩子,拿出男孩子的氣概來。”秋仁突然站了起來,眼裡滿是鼓勵的神色。 哇~秋仁哥哥好帥啊~秋仁高大的個子看在小靜流的眼裡,就像個神一樣,閃閃發光。 “好吧。不過,秋仁哥哥,放學你要來接我。如果我在這裡不開心,我明天就不來。” 講條件啊?年紀小小的,真是被那個鬼堂院教壞了,改天應該叫冰見說說他,免得小靜流變壞。 “好吧,一言為定!” 就這樣,秋仁拉著小靜流,走進了校園,開始了小靜流第一天的幼稚園生活。(背影像不像爸爸帶兒子去上學??O_O??) 秋仁的工作室 叮鈴鈴鈴鈴,秋仁的電話響起一連串的聲音。秋仁趕忙拿起電話。 “喂,哪位?” “秋仁,冰見啊。”電話那邊傳來隆隆隆的聲音,似乎是在機場打來的。 “冰見,你在機場嗎?”秋仁放下手中的相片,找了個座位坐下。 “對啊!那個秋仁,靜流可以麻煩你一下嗎?” “我等會就去接靜流放學啊,你放心好了。” “不是啊,秋仁。那個我老公他拖我去再度蜜月啦,我現在已經在機場。我想把靜流放在你們家。”冰見越說越小聲,像似有誰在他身邊一樣。 “什麼?冰見,你想我死啊!”秋仁幾乎跳起來。不可能,說什麼都不可以。如果讓小靜流在家裡住,麻見不暴走就怪了。不行,太恐怖了,簡直是想都不敢想。 “秋仁,我都在機場了,你就幫幫忙。”冰見哀求的聲音隔著話筒傳過來。 “冰見,你們怎麼可以扔下靜流不管。是不是鬼堂院?” 那邊一片沉默,看來是預設了。 “我就知道。你肯定是給他吃的死死的。冰見,叫鬼堂院來聽。”秋仁知道鬼堂院一定在隔壁。接受靜流沒問題,問題是他們兩個不應該這樣啊,都不問問靜流的感受。 “你想不想都得收留靜流。”冰冷的聲音從那邊傳來。 哼,你以為你的聲音能嚇得了我,我可是每天都被麻見的魔音虐待,啊不,是訓練,就憑你? “鬼堂院,你不能留下靜流。乾脆你們帶他一起去。” “沒可能。靜流就拜託你了。”說罷,掛上電話,鬼堂院拉著不情願的冰見向登機處走去。 嘟嘟嘟——秋仁不敢置信地看著電話。他居然敢給我斷線,鬼堂院你這個死自私鬼。慘了,怎麼向麻見交代好?秋仁垂下頭,無奈地歎了口氣。 幼稚園 下午4點的時候,小朋友們都高興地走出大門,跟著來接他們的父母一起走。秋仁走到大門前,卻遲遲不見小靜流的蹤影。 該不會是玩瘋了吧?秋仁想了想,卻感到不太可能。小靜流只不過是第一天來,那麼快就熟絡了嗎?去看看吧。 秋仁走到靜流的班級,探頭往裡面看,一眼就看出了可愛的小靜流。在靜流的對面,同樣坐著一個男孩,那個男孩樣子清秀,和靜流那種出色的臉蛋不同,小男孩自然流露出一股秀氣。 “靜流。”秋仁喊了一聲,成功地把靜流的目光吸引了過來。 “靜流,他是誰?”小男生拉了拉靜流的衣服,稚嫩的童音聽起來很是舒服。 “秋仁哥哥。”靜流回了一句,然後起身撲向秋仁。 “靜流,今天好不好玩?”秋仁接過靜流,寵溺地揉揉靜流的頭髮。 “好玩!我以後還要來。秋仁哥哥,這是我認識的朋友——劉逸陶。”靜流拉過不遠處的劉逸陶。 “你好!”劉逸陶乖巧的鞠了鞠躬,秀氣的微笑博得秋仁的好感。 “你好啊,逸陶。你是中國人?”秋仁聽到他的姓,不自覺的想起飛龍他們。 “對啊。我的爸爸媽媽都是中國人,不過,我現在在這裡住。” “是啊。真是好。” “秋仁哥哥,我好餓,會回去吧。” “好好!逸陶,接你的人還沒有來嗎?”秋仁被靜流拉著往前走,不過,還不忘回頭看看身後一個人的劉逸陶。 “他們很快就來了。靜流,明天再玩吧!” “好!走囉!” 麻見的公寓 秋仁拉著靜流的小手,佇立在房門的外面。一想到待會要面對麻見,真是頭都大了。 “秋仁哥哥,我們不是回家嗎?”一旁站的有點腳酸的靜流開口,大大的眼睛看著拼命搖頭的秋仁。 “啊,那個……靜流,從今天起你要暫時住在我家。” “啊?難道死老頭又拐了冰見媽媽?”靜流一向對鬼堂院沒有好感,所以對他的稱呼叫老頭已經是很給面子了。此時的靜流,扁著一張小嘴,看得秋仁很是心痛。 “靜流,不用難過。有秋仁哥哥陪你啊。”秋仁向著靜流微笑,試圖驅散他的不安。 “算了,有秋仁哥哥陪也很好。YO!今天可以獨霸秋仁哥哥囉!!”靜流高興的原地轉圈。 呵呵,獨霸,我看很難了,過了麻見那關再說吧。不過,幸虧今天早回來,還可以準備準備,不然就慘了。秋仁陶出鑰匙,打算開門,但門卻出奇的沒鎖。 咦?門怎麼沒鎖?麻見出門忘了嗎?怎麼可能,麻見那個傢伙怎麼可能忘了。難道有賊?死定了他,敢闖麻見的家。 秋仁拉著靜流,小聲地進了門。看見客廳裡通火光明,心中不敢咯噔了一下。小賊怎麼可能那樣正大光明地開燈,該不會是…… “啊,麻見大叔。”小靜流一眼就看出那個故作帥氣的大叔了。 “小子?你怎麼在這裡?”麻見轉過頭,看向拉著靜流的秋仁,眼裡是詢問的神色。 “那個……麻見,靜流要……要在我們這裡住一陣子。”秋仁鼓起勇氣說了出來,但還是不敢直視麻見的眼睛。 “什麼?”麻見的喉聲大的快把天花板都拆掉,但隨即就冷靜下來了。只見他眯著眼,一臉危險地看著秋仁。 “嘿嘿,那個麻見你先不用那麼大的反應。冰見他們出國了嘛,所以就麻煩我帶一下靜流。” “麻煩?我麻見可是從來都不做麻煩的事。你叫他們帶小子一起去不就行了。” 我也想啊。秋仁在心中大喊。誰知道冰見他們居然來個先斬後奏,真是給那個自私鬼帶壞了。 “怎麼會是麻煩,靜流那麼乖。”雖然說得有理,但是秋仁還是不自覺地後退。 “乖?他把我公司弄成這樣,你也敢說他乖?” “我那有,你別亂說。”一旁的小靜流不悅地反駁。 “秋仁,把他帶走。你是把他安排住酒店,還是其他地方,隨你,只要不是我們的家就行了。” “死沒心肝,死沒良心的臭麻見。你不留靜流是吧,好,我跟靜流一起走。”秋仁氣憤地拉起靜流的小手,轉身向大門走去。 還沒看門,一隻大手就狠狠地按在大門上。不用想都知道是誰,只不過秋仁還是生氣地背對著麻見。 “秋仁,你知道違抗我的後果。” “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。走開,我們去哪裡也不關你的事。”秋仁緊握著靜流的手,手心中不斷地滲出水來。 靜流不安地看著兩個人,秋仁哥哥低著頭,看不到他的表情。麻見大叔的臉,你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。怎麼這樣啊,討厭! “秋仁哥哥~”靜流搖了搖秋仁的手,軟軟的童聲響起。 “沒事,靜流。”秋仁拍拍靜流的頭,示意他安心。 “算了,隨你便。”麻見最終還是妥協了,誰叫他受不了秋仁的眼淚。麻見拉起秋仁的手,走回客廳。哼,鬼堂院,等你回來你就死定了。 “秋仁哥哥~”靜流再次抓住秋仁的衣服。看著秋仁哥哥剛才低頭的樣子,真是難過。 秋仁猛地抬起頭,向靜流做了個鬼臉。白皙的臉上根本連一行淚痕都沒有。秋仁做了個保密的手勢,笑笑地跟著麻見進屋。 靜流呆了片刻才明白過來。原來剛才秋仁哥哥是騙麻見大叔的,厲害!好,把這招學來,死老頭就不是我對手了,呵呵,冰見媽媽就是我的啦~~秋仁哥哥,好崇拜你喔! 不知不覺,小靜流在麻見家裡也住了半個多月了,此間,靜流也慢慢地習慣了幼稚園的生活,每天都開心的生活著。而麻見,也不知不覺在家裡禁欲了半個多月(注意修飾語啊~~),秋仁此間,也可以說是很精彩的度過每天。 今天,是麻見從出生一來,第一次去幼稚園接小孩。原本接靜流的工作是秋仁做的,可是,因為中午的運動太激烈了,秋仁連起床的力氣都沒有,只好自己來接。(自作孽啊!!) 站在門外,看著一個個往外跑的小孩,麻見真是煩死了。為什麼那個小子怎麼久都不出來,難道掛在裡面?麻見最終決定進去找,省下等他的時間。 幼稚園裡面很安靜,麻見走啊走,終於來到小子的課室了。突然,兩個小孩子從裡面走了出來。一個梳著馬尾的小女孩高興地挽著小男孩的手臂,背著書包從麻見的身邊走過。 麻見走進課室,看到靠窗邊站著的小靜流。小小的身子,在夕陽余光的照射下,拖出長長的影子來,看似十分落寞。 “喂,小子,回家了。”麻見喊了一句,但小靜流卻沒有回應。 “你怎麼了?” “沒什麼,麻見大叔。我們回去吧。”小靜流轉過身來,抓起小書包,往外跑去。 晚上 “小子,過來。”麻見難得放下重要的工作時間,坐在客廳裡,找來在那邊看電視的靜流。 “幹嘛?”靜流不情不願地放棄電視節目,走到麻見面前。 “你最近發生什麼事?看你每天那副要死的臉,有什麼煩惱直說。” “沒有!”靜流別過臉,一口否認。 “沒有?”麻見盯著靜流看,黑亮的眼睛散發著危險的資訊。 “那個……那個你不告訴秋仁哥哥,我就告訴你。”靜流還是屈服在麻見的恐怖危險之下。 “那要看看事情的嚴重程度。”想跟我談條件,小子,你還嫩了點。 “那個……那個我喜歡的人被人家搶走了。”猶豫了片刻,靜流終於說了出來。 “是那個女孩?”麻見回想起今天看到的那個女孩。以男人的角度來看,她長大也不失為一個美女。 “才不是。是逸陶。”說道劉逸陶,靜流臉“刷”得變成紅色。 “那個男孩子?”麻見有點出奇。畢竟這麼小的年紀,他懂得什麼是喜歡嗎?更何況是男孩子。 靜流點點頭。 “你真的覺得你是喜歡他嗎?”麻見點了一根煙,悠閒地等待著下文。 “當然。我知道什麼是喜歡。每天見到他,我就會很高興,見不到他,心中會有失落感。看到他和別的女生在一起,就會很氣憤。恨不得馬上趕跑那些女生。” “哦~”想不到這小子還挺明白的嘛。 “那今天那個女生?” “那個女的叫劉玲花,是逸陶的表妹。說起她就有氣了,明明我在和逸陶玩,她偏要插一腿。我和逸陶到那裡她就跟到那裡,還不時和我唱反調。最討厭的是,今天明明我就沒有推她,她卻硬要說我推了他,害得逸陶不理我了。哇~~”說到傷心處,靜流不禁留下眼淚。 “喂喂,小子,別哭了。你會吵醒秋仁。” “嗚嗚~”靜流的哭聲稍微收了一點。 “小子,是男子漢就把他搶回來。在這裡哭有什麼用。”麻見氣勢十足的說。 “那要怎麼做?”靜流被他激起勇氣了。對,現在哭是沒有用的,最重要是把逸陶搶回來。呵呵,到時就輪到那個臭女人哭了,想來就大快人心啊。 “……” 接下來的一整晚,麻見秘密傳授了靜流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絕世大計。 一個星期後 今天是麻見和靜流約定驗收成果的日子,因此,麻見和秋仁一同到幼稚園去接小靜流。麻見他們站在大門外,等待著小靜流的身影。 不久,一個穿著粉紅色裙子的女生跑了出來,邊跑還邊哭著。麻見注意到她那馬尾,馬上就知道她就是小子口中的臭女人。呵呵,看到她那個樣子,小子應該成功了吧。 “秋仁哥哥,麻見大叔。”不遠處傳來靜流的聲音,只見他左手拖著一個小男孩,高興地向著秋仁的方向跑去。 “靜流。啊,是逸陶啊。你們兩個一起出來,真是好感情。”秋仁摸摸兩人的頭。 “小子,成功了嗎?” “什麼成功了?”秋仁不明的問。 “當然。秋仁哥哥,麻見大叔,我為你們介紹,這是我的老婆——劉逸陶。”靜流拉過旁邊害羞的逸陶,鄭重的介紹。 “什麼?”秋仁不敢置信。兩個小男生,那來老公老婆啊? “你們好。”小逸陶乖巧的點了點頭。 “很好。小子果然是男子漢。” “麻見大叔,我終於領悟了。是我的東西,就要不擇手段地拿回來。” “很好,很好。” “臭麻見,你教什麼鬼東西給靜流。”秋仁發狂地扯著麻見的衣服。 “秋仁哥哥,不關麻見大叔的事,是我要求他教我的。” “啊,我暈了~” “啊,爸爸!”此時,一直站在一旁的小逸陶掙脫了靜流的小手,向著一邊跑去。 三個人同時回頭一看,同時錯愕了。 “飛龍!” “小陶!” 麻見和秋仁同時出聲,引起那邊一對人的注意。 “秋仁~”小陶抱著逸陶,朝秋仁那邊笑了笑。 “飛龍,那是你兒子?” “對。”飛龍點了點頭。 “怎麼會~~”秋仁大叫一聲,頓時暈了過去。今天實在太精彩了吧。 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