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芽♥混沌★

關於部落格
       天地是混淆黑暗的,無形充斥著這未開化的空間。                 
    
 愛情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!

    漫畫更新訊息請至 → 網誌看。>.﹏.<。 
  • 78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纖細的男人

深夜一點,正是酒吧熱鬧的時候。 然而坐在不知名酒吧裡喝悶酒的高羽秋仁,卻無心理會這一切。 將威士卡大口的灌進口中,苦澀的味道蔓延到心裡。 麻見…隆一…… 無意間又蹦出來的名字,使秋仁本以為已經被酒麻痹的心又生疼了起來。 那個使人聞風喪膽的男人麻見隆一,是他高羽秋仁的戀人。對於兩人在交往的這件事,秋仁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。那個高傲、視他為所有物的麻見隆一,居然會說出 “ 我們做戀人吧 ” 這種話,讓秋仁現在想起來還不住臉紅呢。 不過……秋仁不顧形象的敲打著酒瓶……那個男人居然和別的女人在一起! 昨天,高羽秋仁又去監視麻見,在寒冷的寒冷中等待了三個小時,終於看到了麻見的身影。 秋仁興奮的拿起照相機,剛剛對準焦距,就看到一個身穿紅色連衣裙妖豔女人。 麻見見到她,似乎是很興奮,加快腳步走了過去。 那個興奮的表情,秋仁從來都沒有見過。 麻見走到女人身邊,摟住女人的腰,女人在他的臉頰上印下一吻。 秋仁一瞬間愣住了,連他手中的相機掉到了地上他都沒有察覺。秋仁瞪大了雙眼看著麻見摟著那個女人進了車子,好像嘲笑他似的,車子徜徉而去。 寒風還在吹著,秋仁覺得他的心似乎也被寒風吹到了,像被刀刺一樣的生疼。他將身體蜷縮在一起,或許真的是太冷了。 直到溫暖的液體流到手背上,秋仁才發現,他哭了。 起身來到附近的酒吧,秋仁要了一瓶威士卡,一直喝到現在。 威士卡已經見底了,秋仁的意識不知為什麼還是那麼清醒。心裡還是覺得那麼疼。 麻見明明是他的戀人,明明是他自己這麼要求的,為什麼他還要去抱別的女人呢?為什麼不能專一呢?難道他們之間的關係僅僅是如此,是他自己多想了嗎?那他以後該怎樣去面對這個男人呢? 無數的問題在心中徘徊,秋仁卻一個也回答不了。 “ 什麼事讓你這麼傷心? ” 不同于麻見的溫柔的聲音響起,秋仁抬頭去看,是一個外國男人。 男人坐到秋仁的旁邊,問。 可能是由於剛剛被傷害,或是好久沒聽到這種溫柔的語氣,秋仁撲到這個陌生人身上哭了起來。 酒精的作用突然間發揮了出來,秋仁的意識倏的開始模糊,邊哭邊在這個陌生男人的懷裡沉睡了過去。 感覺到極其耀眼的光照射這,秋仁慢慢地睜開了眼睛。 看到眼前陌生的房間,秋仁從床上跳了起來。 “ 這…是哪? ” 秋仁看著眼前好像是賓館的房間,再看看自己裸露的身體,突然有些不安。 “ 你醒了? ” “ 這裡是哪裡?我怎麼會到這兒的? ” 看到來到他身邊的外國男人,秋仁突然想起來了! 他只記得他睡著了而已,其他的他都不記得了。 “ 昨天你在我的懷裡睡著了,我只好先把你帶到賓館。不過你這一覺睡得還真長。” 男人用著相當標準的日語,微笑著回答。 聽到 “ 這一覺睡得還真長 ” 這句話,秋仁又緊張起來,他連忙問: “ 現在幾點了? ” “ 下午兩點。” 男人看了看手錶,道。 聽到數位,秋仁用最快速度穿好衣物,道: “ 我還有事,拜拜。” 跑到門口,秋仁突然想到什麼,又折返回來。 “ 我們並沒有發生什麼你放心好了。” 男人似乎是很瞭解他,在他未問問題之前就回答了。 秋仁笑了笑,道: “ 那拜拜了。” “ 再見。” 男人朝他招招手,道。 秋仁邊向家的方向跑,邊想那個男人沒准是個不錯的男人。 不過,他現在要回家應付個惡劣的傢伙。因為今天是見面的日子。 “ 你還知道回來啊! ” 秋仁剛到家,麻見冰冷的聲音就響起來了。秋仁的身體瞬間僵硬了。 他慢慢地回頭看著那個眼神像是要把它射穿的男人。 男人將他拽到臥室,丟到床上。 “ 你幹什麼! ” 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受到粗暴的對待,秋仁大聲控訴。 麻見眯起眼睛,用手抓著秋仁的下巴,道: “ 我從昨天就到了你這裡。你到底是和誰去廝混了? ” “ 用不著你管我這麼多! ” 明明是對方外遇現在卻搞得好像是他外遇一樣,秋仁當然覺得不甘心,他用力甩開男人的手,道: 說著,秋仁站了起來,打算出去。結果卻被更大的力氣拽了回來。 “ 是嘛,那麼果然是出去廝混!身體被碰了吧,這裡…這裡還有這裡都被搞過了吧! ” 麻見的手依次揉捏秋仁敏感的地方,秋仁呻吟出聲。 麻見露出不屑的表情,嘲笑道: “ 昨天剛做過現在還有感覺,果然不愧是男妓。” 聽著麻見羞辱他詞彙,他憤怒的拼命掙扎,這是麻見更加生氣。 這也是秋仁在兩人交往之後從未體會到的殘暴的性愛。 類似強暴的性愛結束後,麻見點上一根煙,道: “ 你是我的所有物,不許再出去亂搞。” 秋仁聽完後不服氣的大聲說: “ 你憑什麼說我 ! 你自己還不是和女人在一起! ” 麻見皺了皺眉頭,道: “ 女人? ” “ 對啊,就是那個穿著紅色晚禮服,妖豔的女人啊!你不是又摟著她又親她,還跟她一起走了?你憑什麼說我!況且我什麼都沒做! ” 麻見失笑,道: “ 那個女人是我的姐姐。” “ 姐姐? ” “ 嗯。 秋仁愣了愣,道:” 秋仁突然覺得很鬱悶,自己竟然為了這麼個假想敵鬱悶了一晚上。 麻見突然靠近他,道: “ 你真得什麼都沒做嗎? ” 秋仁道: “ 對啊,我只不過是喝醉酒然後在賓館睡了一晚。” 秋仁沒有說那個外國男人陪了他一晚,因為他瞭解麻見。如果麻見知道那個男人就活不下來了。 “ 這樣啊。” 麻見看秋仁的眼神裡多了一份愧疚。 秋仁也瞭解到他誤會了麻見,對於他殘暴的舉動也可以理解,兩人就這麼冰釋了。 “ 秋仁 ” 麻見叫著秋仁的名字,秋仁抬起頭。 “ 對不起。” 伴隨著一聲對不起,麻見溫柔的吻了秋仁的唇。 被吻的意亂情迷的秋仁,隱隱約約想:沒准他和麻見都是纖細的男人,所以才會發生這些事。或許,男人都是纖細的吧…… 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